舞之心論壇


 
標題: [分享] 很有EQ、智慧的媽媽 (個人認為)
mattwang
板主
Rank: 7Rank: 7Rank: 7


UID 130
精華 0
積分 3638
帖子 3246
現金 702 元
存款 2156 元
鮮花 390 朵
閱讀權限 100
註冊 2005-3-25
來自 打狗, 風城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2-5-12 12:54  資料  個人空間  短訊息  加為好友 
繁體化 簡體化
很有EQ、智慧的媽媽 (個人認為) (本文收3 朵)

我不打孩子不代表我不教

轉自:
http://wlf43.pixnet.net/blog/post/27711935

當我要離開坐月子中心的前兩天,月子中心的護士阿姨就幫我上了兩天的嬰兒洗澡課程,第一天阿姨示範幫寶寶洗澡,而我在旁邊觀看順便錄影,第二天,我就必須要自己幫孩子洗澡,從那天開始,我就必須要每天抱著孩子在手上,幫她洗頭。

從孩子重兩千多公克的時候抱著洗頭,一直抱到孩子十三公斤,我依舊要抱著她洗頭,有一次,我在美容院洗頭的時候,看到旁邊一個大概四歲的小男生被母親帶去剪頭髮,小男孩瘋狂的大哭,而沒了面子的母親,在旁邊撕破喉嚨的罵著,還強迫的把他架在椅子上不讓他掙扎,母親又罵又恐嚇還動手打孩子,那個孩子則哭到連哭聲都聽得到顫抖,整間美容院就充滿著孩子的哭聲與母親的漫罵。

那時候的我在想,那個孩子到底在怕什麼呢?

有沒有人感受到他的恐懼?幫他去面對那種恐懼,為何要如此的罵自己的孩子?

女兒兩歲三個月的時候,我幾乎已經無法用一手抱著她洗頭,而我也無法跟別的媽媽一樣,不管她的恐懼就莫名的往她頭上淋水沖頭髮,幾次這樣做的時候,女兒總是哭著往我身上抱,小小的身體整個人哭到發抖,我不想讓孩子在恐懼中學習,所以我無法認同別人教我的方法說:『反正多哭幾次就好了。』

於是,我買了一個專門給孩子用的洗頭椅,那樣的椅子可以往後躺,就如同在美容院洗頭般,母親可以在她的背後幫她洗頭沖水,也不會淋到眼睛,但是女兒依舊抗拒,她不知道往後躺,母親會在她頭後面做哪些行為?所以她會一直轉身過來看,也很害怕我手上拿著的水,是不是又會往她頭上淋過去讓她嗆到。

為了解決這樣的問題,我想了很久,於是,有一天,我就請Benson帶著孩子到美容院,老公抱著女兒,站在我的旁邊,看我躺在洗頭椅上面,讓美容院的小姐幫我洗頭與沖頭髮,女兒有爸爸的陪伴,所以心很安也很快樂。

老公抱著女兒,輕聲的在女兒耳邊告訴她:『現在阿姨幫媽媽放洗髮精,接下來是按摩頭皮搓泡泡,這樣泡泡才可以把髒東西跟頭髮上的油質洗掉,現在要試水溫,然後幫媽媽把泡泡沖乾淨....。』,就這樣,女兒看完我的洗髮過程後,從那天晚上起,她就非常開心的每天躺在她的洗頭椅上,讓我跟她玩一場美容院的洗頭遊戲,從此之後,孩子不用對洗頭有所恐懼,我也不需要一手抱著越來越重的她,一手快速的洗頭。

在我的育兒過程中,我不喜歡莫名的罵孩子、甚至打孩子,我總認為找出孩子恐懼與排斥的原因,再去找方法解決就可以了,然而,很多人沒有深入的去了解我的觀念,只聽到我不打孩子就很不以為然的說:『哎呀!妳不要說不打孩子啦,孩子就是要打、要教,不要縱容、妳會把孩子寵壞。』

老實說,我不覺得打孩子等同於教孩子,然而,我也很想告訴這些人,我不打孩子,可是,不代表我不會教孩子。

我教孩子的方式一開始看起來比別人更辛苦也更累,但是,長遠的看來,我卻比別人還要輕鬆。

孩子一歲時,我會將家中所有的水盆都裝滿各種溫度的水,一盆一盆讓孩子試溫度,從冰的、涼的、溫的到燙的,一個個讓她試,所以,每當有人端起一鍋湯走過來,只要我說:『燙燙!』,她就會直覺式的避開。

什麼是大的?什麼是小的?這個是什麼東西?那是什麼聲音?我都抱著她,眼睛看著她,像對待一個大人般的認真解釋給她聽,也讓她自己去觸摸,自己去感受,我習慣花時間來慢慢的解釋給她聽,讓她自己去理解。

女兒從小去的Green
House有一個義工老師會在固定的時間教孩子自己用餐,那個老師所用的餐具都是磁器與玻璃杯,從那時候開始,我也買了不少的磁碗與孩子用的玻璃杯給孩子用。

一開始,女兒跟別的孩子一樣,會摔杯子,每次摔一個就破掉一個,我就會抱著她蹲在玻璃碎片的旁邊,輕聲溫柔反覆的在她耳邊說:『寶貝,這是玻璃做的,這是會破的、會破的、會破的、會破的。』

然後跟她說腳踩到玻璃會流血要擦藥,如果傷口太深要去看醫生,所以請她坐在椅子上看媽媽如何處理,然後,我將她抱在椅子上,讓她看著我一片一片的收起破玻璃,每拿一片就湊近給她看,然後說:『妳看!玻璃破掉了。』

最後,我會告訴她如果有小玻璃碎片沒收好,踩到了也是會受傷,因此我在她面前用吸塵器吸地板給她看,然後,告訴她為了怕收垃圾的阿姨受傷,所以要把所有的碎片收好,用報紙包起來,最好寫上玻璃碎片請小心,才可以丟掉。

每一個動作、緩慢卻切實的,一步一步示範給孩子看,一次又一次的告訴她每個動作的原因。

就這樣,女兒每次弄破一樣東西,我就完完整整的教他所有的概念與處理方法,因此,有好幾次,未滿兩歲的女兒,她端著磁盤上的蛋糕給別人吃的時候,她知道瓷器會破,所以可以小心翼翼的完成所有的動作,有人問我怎麼不怕她打破,我想,打破了就再教一次就好了,如果認真的教了十次玻璃與瓷器會破的觀念,孩子難道到會不知道嗎?

我沒有在孩子打破東西的時候大罵,我也沒有從此不讓孩子拿磁碗與玻璃,我選擇讓孩子每摔破一個碗盤,就重複一次磁碗會破的認知,也重複一次該如何處理的程序,一次又一次的慢慢的教導孩子。

當我講電話的時候,女兒不想等待的在旁邊吵鬧,我知道她不懂等待意義,即使懂了等待,也沒有時間觀念,或許對她來說,等一秒鐘就是等待,於是,我買了沙漏,教她如何『等我一個沙漏的時間』

當孩子看著媽媽離去就大哭的時候,我想著為何孩子如此沒安全感?我想著該如何讓她知道我出門還是會回來,所以我設鬧鐘,告訴孩子當鬧鐘鈴響之前我會回來,十分鐘、二十分鐘、三十分鐘,慢慢的增加時間,我總會在鬧鐘響之前,回到家中抱著她聽鬧鐘響。

我努力的讓兩歲的孩子了解大人跟小孩的心臟大小不同,所以喝咖啡後的後遺症也會不同,讓孩子不再吵著搶大人的咖啡喝,而大人也不需要為了阻止孩子搶喝咖啡而動怒。

在這過程中,我沒有打孩子,我也沒有罵孩子,但我是真的如此用心的在教導孩子。

所以,我真的很不喜歡,有些陌生人,看到我女兒爬上階梯跳舞的時候,大聲的罵:『妹妹,妳再爬,妳回去會被妳媽媽打到在地上爬。』

我也不喜歡,女兒因為某個原因嚎啕大哭的時候,不認識的人莫名的跑過來說:『妹妹,妳再哭!阿姨生氣打打了喔!』

我更不喜歡,有人看著我女兒某個行為對我說:『這個回去要好好打一次才會懂,不要寵孩子,寵孩子不好,不打不成器呀。』

每次,遇到這樣的狀況,我總會一次又一次的告訴孩子,我不會這樣做,我總要一次又一次的去面對孩子疑惑,去幫孩子解答,幫孩子了解。

我不相信不打不成器,但是,我相信,打了一定成『氣』,不管是父母打孩子的火氣,還是孩子被打的火氣,那都不是我所要的,我要的也不過是孩子『懂得!』

因此,我很想告訴很多人,我不打孩子不代表我不教孩子,我想盡辦法讓孩子懂得一切事情的緣由,即使再困難的理論,我也會找出讓孩子能理解的方法,因為我知道不打不強迫,還是有方法可以教孩子。

我不打,我不罵,但是,我用好多好多的方法在教我的孩子,我不需要在人前罵孩子給大家看,來代表我克盡母親的職守,所以,也請不要不明就理的,幫別人打罵孩子。

人與人之間要互相的尊重,或許我的教法有很多人看不慣,但是,請身為大人且自認為有資格教孩子與孩子母親的人,也請您尊重一個母親教孩子的方法。





往最內心深處觀照,是喜、是悲、是苦、是樂,都在這裡決定!
IT'S ALL YOUR BUSINESS!!!

頂端
mattwang
板主
Rank: 7Rank: 7Rank: 7


UID 130
精華 0
積分 3638
帖子 3246
現金 702 元
存款 2156 元
鮮花 390 朵
閱讀權限 100
註冊 2005-3-25
來自 打狗, 風城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2-5-12 12:56  資料  個人空間  短訊息  加為好友 
繁體化 簡體化
(本文收3 朵)

自欺欺人的人生

轉自:
http://wlf43.pixnet.net/blog/post/26892517

每次帶著孩子遇到朱阿姨的時候,我總是能閃則閃,朱阿姨總是會看著我的女兒說:『妹妹好棒喔!看到我都會叫人,不像我孫子看到人都不會叫,真不知道我那個媳婦怎麼教的。』

爲了避免接下來一陣比孩子、抱怨孫子、數落媳婦的言語,我總是盡我所能的減少與她照面的時間,朱阿姨常常訓誡著媳婦不會教孩子,她看不慣自己的媳婦不打罵孩子,她看不慣自己的媳婦凡事跟四歲孫子商量事情的畫面,她總是帶尖帶刺的數落著媳婦。

『以前我帶兩個小孩都沒喊累,孩子打下去就好,自己要搞這麼累活該!』

『以前我的小孩都被我管得乖乖的,不像妳兒子這麼難搞。』

『笑死人了,沒看過媽媽這麼懶的,小孩吃飯不會餵嗎?』

朱阿姨訓斥媳婦的話,常常都聽的到,常常讓她的媳婦氣到整個人幾乎抓狂,朱阿姨總是理所當然的教別人如何當個媽媽,就好像她的經驗非常的豐富與成功般。

然而,事實是,朱阿姨自己的女兒國中畢業就未婚生子,迫不及待的為了逃離那個家而結婚,小夫妻兩個人一連生了三個孩子,朱阿姨的女兒卻也受不了為人妻、為人母的無聊日子,拋夫棄子而去。

三個孩子在努力賺錢的小爸爸帶大的過程中,國小還沒有畢業就已經是地方上大尾的問題孩子了,抽煙、喝酒、圍事樣樣來,而朱阿姨的女兒,那個三個孩子的媽媽根本雙手一攤,擺明了她不管的態度,自己一個人在外面,談她的戀愛、玩樂她的人生。

那三個孩子根本找不到他們的母親,即使連朱阿姨也常常聯絡不到她的女兒,她不常回家,倒是債主常來,無論是錢債還是情債。

每次看著朱阿姨,我總是在想,明明她連自己的女兒都抛夫棄子了,為何要一天到晚數落著媳婦不是一個好媽媽?

明明她連自己的女兒都教不好了,為何她要如此帶針帶刺的訓斥別人,如何教孩子?

明明連自己兒女的生活習慣都沒教好了,為何要用近乎潔癖的標準要求媳婦?

難道當一個人罵別人的聲音比較大的時候,就代表自己比別人強嗎?

難道當一個人訓斥別人的聲音比較大的時候,就代表自己高人一等嗎?

還是,她只是透過一次又一次的斥責媳婦如何當媽媽,來自欺欺人的過自己的人生?

會不會,人總是要這樣自欺欺人的壯大自己的聲勢,才能夠活下去,去迎接每一天的日出與日落?

會不會總要學著自欺欺人,人生才有過下去的勇氣?

從我當人媳婦的那一天開始、從我當媽媽的那一天開始,從小特異獨行的我,開始面對了許許多多人際關係中的拉扯,也面對了傳統教養與我自己思維中的疑惑,我的特異不再是一種獨行,我的觀念與行為牽動著許多人。

有人問我『妳這樣當媳婦,不怕別人說話嗎?不怕大家說的很難聽嗎?』

有人問我『妳這樣的行為,不會被別人說是怪獸家長嗎?』

我不是沒有在每一次的衝突中痛苦,我也不是沒有在每一次的決策中反反覆覆。

我沒有多麼顯赫的成功,我的孩子讓我最驕傲的不是她三歲可以背多少單字,而是她快樂而閃亮發光的眼神。

然而,我總是一次又一次的告訴自己,我的這一生,或許只是一個平平凡凡的女人,我只希望自己不要有一個自欺欺人的人生。

當自己曾經在求學過程中遇到會把自己的手伸進去女同學裙子內的老師,當自己看過女同學整個發白的臉走進教師休息室時,我又怎麼能夠跟自己的孩子說:『去學校要乖乖的聽老師的話,老師說什麼就要做什麼。』?

當自己曾經痛苦的背著三字經、唐詩三百首、古文、到恨不得不要去學校的時候,我怎麼可以逼迫孩子,『這些東西一定要背,不求甚解的背,早晚有一天你會懂』,我不能這樣自欺欺人,因為到現在我都不懂,而有些哀傷的詩詞我真的希望我這一輩子都不會懂。

當自己曾經忍受女孩們無聊的排擠到全般女生都不太願意跟我說話的時候,當每天上學都覺得很沉重想自殺的時候,我怎麼能夠告訴孩子,『大家排擠妳就一定是妳不對』?

當自己曾經把同學拉出來『教訓』一下,當自己曾經爲保護別的被霸凌的同學出頭時,我怎麼可能會在自己孩子說『我不想去上學!』的時候,死拖活拖逼她去?

連在學校交友滿天下的我都曾經這麼討厭上學,我怎麼可能逼著孩子在她不情願的時候去上學?

當自己一路成績最優秀的表哥,有正當職業娶妻生子,卻因為妻管嚴,而口袋沒有半毛錢,連生病都沒有辦法就醫,忍著貧病好幾年忍到自己都看不到了,才求助自己的哥哥,就醫後的十天就過世時,我怎麼可以告訴孩子:『讀好書、有高學歷一定有好將來』?

當自己從小因為愛看漫畫書跟小說而被打了不少鞭子,當自己被逼著讀書,逼到自己曾經連看到書都很想一把火燒掉的時候,我又怎麼能逼著孩子唸教科書而自以為學校成績考得好的人,以後一定有良好的閱讀習慣?

當自己發現自己走出學校之後,所有的學習才找到真正的快樂的時候,我又怎麼能逼自己的孩子一定要適應她不喜歡的學校,深信這樣是對孩子好?

深信只有學校才能學到東西?

我不希望自己有一天要騙孩子這些謊言,我也不想逼著孩子去做一些連我都無法做的事情。

或許逼著孩子跟著大家一起走,我這個當母親的人會比較輕鬆,但是,我知道對我來說那是一種貪圖方便的自欺欺人。

或許,不管我這個當母親的人、我這個當媳婦的人,以後又會做出哪些特異的決定、走出哪樣不同的路,我只深深的期許自己。

別落入一個自欺欺人的人生!

尤其是–這個欺人是欺騙自己孩子的時候。
自勉之~





往最內心深處觀照,是喜、是悲、是苦、是樂,都在這裡決定!
IT'S ALL YOUR BUSINESS!!!

頂端
mattwang
板主
Rank: 7Rank: 7Rank: 7


UID 130
精華 0
積分 3638
帖子 3246
現金 702 元
存款 2156 元
鮮花 390 朵
閱讀權限 100
註冊 2005-3-25
來自 打狗, 風城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2-5-12 13:02  資料  個人空間  短訊息  加為好友 
繁體化 簡體化
(本文收3 朵)

好相處

轉自:
http://wlf43.pixnet.net/blog/post/27893967

國中畢業不久之後,我就迫不及待的離開家裡住校去了,這樣一住校,從此之後我就到處搬家,從專科搬到大學、從台中到台北、從貿易公司附近到國會附近、從學生到婚姻。

在這些一次又一次的搬家歲月中,我有許許多多的室友、也有許多的樓友,有感情很好的好朋友、有同班的同學、有一起準備補習考試的好友、也有只有在進門的時候才點頭微笑的陌生樓友。

找室友的時候,我們總會在自己朋友間找出那些好相處的人、找出生活習關相差不遠的人、找出最要好的朋友一起住,然而,即使再好的朋友、即使再好的愛侶,當住在同一個屋簷下的時候,總還是會有摩擦,總有意見不合的時候,總有吵架的時候,總會有觸犯到對方禁忌的時候。

我們總是在這樣一次又一次的摩擦與爭執中,找到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模式,有些人該遠離,有些人值得吵吵又合合。

那些會命令室友做東做西的人、洗衣服煮飯的人、那些講話刻薄的朋友、那些會亂翻別人皮包的人、那些會闖進室友房間號稱幫忙整理東西的人、那些會干預作息的人、那些會對室友的朋友隨亂批評的人,總是被歸列為不好相處的人,對那樣的人,許多人寧願吵翻撕破臉,也不願意再有交集。

最近,或許是年關將近,勾起了許多媳婦與婆婆間的焦慮,身邊的朋友婆媳問題一個個升高,我聽著一個比一個還誇張的劇情,我看著一個比一個委屈的面容,我想著為何會這樣?

人跟人之間相處,一定會有意見不合、一定會有觀念不合、一定會有摩擦、一定會有無法相處的兩個人,再好的朋友、再恩愛的愛侶住在一起一定會有爭執,那為何婆媳之間、公媳之間、父子之間、母女之間,只要一有相處問題,就非要扣上[不孝順]的大帽子呢?

這些父母為何不能理解孩子也是另外一個個體,走出家門也會有自己的朋友、有自己的眼光、有自己的見解,也會跟自己觀念不合、也一定會有意見不合的地方、也會在生活中的小細節有摩擦,為何父母們不能把這些理所當然會發生的事情當成一種『必然』,而不是當孩子、媳婦陳述她們的想法的時候,就是『頂嘴』與『不孝』?

是不是,當人老了以後,就會變成一個頑固且不好相處的人?

也因為這個樣子,怕孩子不跟自己住、怕自己寂寞,所以我們要用『孝順』這頂帽子,扣著孩子走不開、也不敢走?

我們要用『孝順』的帽子,逼著別人照著我們的意思走,照我我們的想法過日子?

甚至,照著我們的方式洗衣服、煮飯、洗碗,就如同監獄內的標準流程一樣?

我們要用『講不同意見』就是『頂嘴』、就是『翅膀硬了』、就是『不孝』,來逼迫孩子在我們的意見下相處?

我們用逼孩子孝順,來維持一個父母的威權與自以為是的有理?

從以前,我就一直認為以我這麼強勢的個性,未來在面對孩子的時候也應該是一個軍事教育的媽媽,我要孩子往左、孩子就不能往右。

然而,生了孩子之後,我卻完全不一樣,我在面對孩子的時候,一點一滴的放掉了我當一個媽媽的優勢與威權。

我在跟孩子相處的過程中,一點一滴的放掉屬於大人的優勢。

愛玩水的女兒在三歲半的這個時期得了富貴手,她的左手大拇指常常裂到出血,因此,我必須每天幫她早晚塗藥膏,痊癒了之後,原本懶得保養的我,還必須每天幫她抹乳液。

一天,朋友送我一罐新的乳液,我在夜晚要睡覺之前,坐在床上一邊幫女兒按摩手腳,一邊順手的擠壓了一些新的乳液,往孩子身上抹,女兒躺在床上看著我的動作,幽幽的問我:『媽媽,這是甚麼?』

我回答孩子說:『這是乳液,是阿姨送的乳液,可以讓妳的皮膚滋潤,有一層油保護,讓妳的富貴手不會裂開、不會痛。』

女兒安靜的聽我說完,然後平靜的告訴我:『可是,媽媽,妳沒有經過我同意就幫我抹了,其實,我很不喜歡。』

女兒的話,像一記熱辣辣的巴掌打在我的臉上,我像很多的媽媽一樣,感覺自己被頂嘴、感覺自己被質疑、感覺自己被孩子指正,感覺到『我對妳好,妳還不領情。』的憤怒。

孩子給我的羞辱還在,我卻想到,這樣我跟那個自以為媳婦會亂花錢,為了兒子、媳婦好,而不經過媳婦同意而翻開媳婦的包包檢查的婆婆,又有甚麼不同?

於是我開口對孩子道歉了:『對不起!媽媽不應該沒有經過妳同意就往你身上抹東西的,請你原諒我好嗎?』

我一直道歉,直到孩子原諒我為止,事後,我告訴孩子:『親愛的孩子!媽媽好開心妳已經學會了用盡量不傷人的語氣,講出了你的感受與想法。』

之後,女兒會說:『媽媽,妳不可以不經過我同意就亂親我。』

『爸爸,請你不要用這麼生氣的語氣跟我說話,有必要這麼生氣嗎?』

『媽媽,妳不可以不經過我同意就幫我脫衣服。』

這樣的話語,雖然女兒是用很溫柔的語氣,對很多人來說卻是『頂嘴』與『大逆不道』、『不知好歹』與『沒禮貌』。

而我卻很開心我的孩子,可以透過這樣一次又一次表達自己的感覺,讓我有機會去修正自己的行為,我在一次又一次被孩子指正的過程中,尊重孩子的自主權、尊重孩子的意願、尊重孩子不同的想法。

我想不以愛之名壓她。

我不想以孝之名要求她順我。

我透過孩子,在訓練我自己,撇開一個當媽媽的威權與尊嚴,當一個『尊重人』、『好相處』的大人。

我希望,等孩子大了之後,想來找媽媽,是因為媽媽好相處、是因為想念媽媽,而不是『怕被別人說不孝』。

親愛的孩子呀!

妳的媽媽我是一個平凡的人,也會犯錯、也會傷到人、也會固執、也會自私,我不是當了媽媽的那一天就變成了一個『永不犯錯的聖人』

因此,謝謝您告訴我,我傷到妳了!

謝謝您告訴我,我讓妳不舒服了!

謝謝您告訴我,我讓妳難過了!

謝謝您告訴我,該尊重妳成長中的點點滴滴,而不是以大人的眼光,逼妳走一條我自以為為妳好的路。

謝謝您,慢慢的教我成為一個尊重別人的人,不管他是不是我的員工、不管他是不是我的孩子、不管我擁有的權力是不是比他大很多、不管我是不是個長輩、不管我的身高是不是他的好幾倍,都可以尊重對方。

謝謝您,教我如何當一個跟妳好相處的大人。





往最內心深處觀照,是喜、是悲、是苦、是樂,都在這裡決定!
IT'S ALL YOUR BUSINESS!!!

頂端
mattwang
板主
Rank: 7Rank: 7Rank: 7


UID 130
精華 0
積分 3638
帖子 3246
現金 702 元
存款 2156 元
鮮花 390 朵
閱讀權限 100
註冊 2005-3-25
來自 打狗, 風城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2-5-12 13:19  資料  個人空間  短訊息  加為好友 
繁體化 簡體化
(本文收3 朵)

只想一個人靜一靜

轉自:
http://wlf43.pixnet.net/blog/post/27938521

我從來不隱瞞,從小我也是被打罵長大的孩子,我卻從來不對別人說:『打孩子也沒關係,我小時候也是被打大、被罵大的,現在還不是這麼好?』這樣的話。

因為我知道即使我沒有所謂的『變壞』,但是這一路走來心中的傷痕卻也從來沒失去過傷痛的感覺,許多世俗看起來很風光的名號,也不過是為了掩飾心中的傷。

而我也很明瞭,在那樣被打罵長大的成長歲月中,決定我未來的不是父親手上那個讓我怨恨的鞭子,而是,我曾經在童年的時候,因為父母工作的繁忙,而讓我們每天有整整八個小時,自由自在野放的時間,一個不會被管東管西、一個自由自在的時間。

即使昨天晚上被毒打一頓,含怨的睡著後,明天父母親依舊會在一大早的時候去上班,我們依舊可以在廣大的鄉下赤著腳到處跑、到處玩。

假日的時候,挨了打罵,我會爬上老家旁邊那一棵大榕樹,順著榕樹爬上了車庫的石棉瓦屋頂,躺在屋頂上一個人哭泣。

有時候我甚至會一人偷偷的爬上阿嬤房間上的閣樓,在那個隔起來的天花板空間中,在一堆被堆置的物品中邊尋寶邊躲避父母。

從小,我很少有機會必須要跟大人二十四小時綁在一起,即使他們放假在家,我們這些孩子們也是到處亂跑的到處玩耍。

國小搬到鎮上之後,沒有什麼安親班、也沒有太多的補習,寒暑假的時候,我們每天的行程就是孩子們自己決定到處玩,一直到最近我還是猜不透,當時我的母親怎麼可以這麼放心的把三個讀國小跟幼稚園的孩子,就這樣丟在家中,然後每天準時的去上班、準時下班?

成長的階段被打、被罵都沒關係,因為我們知道,當爸爸媽媽去上班的時候,我們就自~由~了!

人自由、心自由,連呼吸也自由。

多年之後,我當了母親,我喜歡我現在的日子,我喜歡每天跟著孩子成長、每天跟著孩子相處,但也不表示我不需要有個人的時間,有時候,我也是會覺得自己累的快要喘不過氣、有時候我也是會整個人煩躁到幾乎快火山爆發。

那時候的我,總是會草草的交代一下老公,一個人出去走走晃晃。

常常出了家門,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要去哪裡,又該去哪裡?

有時候只是走到巷子口的便利商店,坐在窗邊看人來人往,有時候則是跑到二十四小時營業的養生館,給按摩師好好的按摩、有時候蹲在二十四小時的書店中,好好的看一本書,不管走到哪裡,我只想脫離那個每天運行的軌道、脫離那種要時時刻刻緊繃地的育兒生活,讓自己一個人靜一靜。

ㄧ個人安靜的時刻,我不需要走在路上,整個人肩膀緊繃的擔心孩子走路的安全,我可以放鬆的呼吸,一個人慢慢的走。

ㄧ個人出門的時刻,我不需要一邊做事情一邊分神的看著女兒,我不需要一個人喝杯咖啡,卻放鬆不了神經只是擔心著房間內的孩子哪時候會醒。

ㄧ個人的時候,我可以只聽自己的聲音,而不需要擔心自己的發呆而對孩子的話語忽視。

ㄧ個人的時候,我可以不管別人的情緒,只管我自己的情緒。

ㄧ個人的時候,我可以坐在咖啡廳的角落,把長久的疲累,好好的經由眼淚流出。

這樣的心情,不是日子累、不是怨、不是痛苦、不是難過、不是煩、、、、、,只是想一個人好好的靜一靜。

只是想,有一種放鬆的呼吸。

就像上班的人期待下班一樣,我也想要一個下班時間,即使,那個時間只是一個人走到巷口買個醬油而已。

因為珍惜著這樣的時光,讓我常常很可憐現在的孩子們,他們沒有自己的時間一個人好好的靜一靜,沒有自己的秘密基地,沒有不在大人監視下的生活,沒有一個人的自由。

這時候如果大人是會打罵、會揍人、會情緒失控、會控制慾猖狂的人,那麼,那個孩子必須在小小的空間中,二十四小時的跟這樣的大人緊緊綁在一起,一刻都沒有辦法離開。

每天每刻都必須跟自己既愛又恨又怕又不可離開的人相處在同一個屋簷下,那樣的幾乎要窒息的感覺很多媳婦都有,我們還可以出門透透氣,孩子卻無法一刻的離開。

那樣的空間、那樣的恐懼、那樣想窒息的壓力,連大人都受不了了,孩子怎麼受得了?

一個被綁在久病婆婆身邊的媳婦,都可能因為這樣的壓力而的憂鬱症了,現在的孩子們,怎麼不會在這樣的壓力下扭曲了自己的性格?

孩子,難道不需要生長在一個可以讓他放鬆、沒有壓力的空間?

現在的孩子,可不可以跟我童年一樣,即使挨打挨罵,也有辦法脫離那個打我的人,一個人躲在蓮霧樹下哭泣?

現在的孩子,有沒有不被『主管機關』監視下的『下班時間』?

現在的孩子,可不可以脫離那個以愛之名,卻給了許許多多壓力的大人,一個人在大自然中釋放自己的壓力?

女兒三歲半的這個時候,我帶著她跟一群朋友每天出遊,我們讓孩子想赤腳就赤腳、想在沙上面睡覺就在沙上面睡覺、沒有會打罵孩子的大人也沒有會打罵別人的孩子,出遊的時候大人跟孩子都可以找到自己的輕鬆,也可以在互相照應下找到自己的安靜。

最近,我在家中將買電子防潮箱的厚硬紙箱挖了一個門,老公在箱子內幫女兒裝了一個手電筒當電燈,也將紙箱的門裝上了內扣的鬆緊帶當鎖,這樣一個小小的箱子,女兒常常躲在裡面直到睡著,她好愛那樣的空間,只屬於她自己,也只有她自己跟自己相處。

每當我看著女兒從她那個自己的『家』鑽出來的滿臉笑容,我總是想,是不是孩子也跟我一樣,也有那樣的需求、那樣的希望~

只想,一個人靜一靜。





往最內心深處觀照,是喜、是悲、是苦、是樂,都在這裡決定!
IT'S ALL YOUR BUSINESS!!!

頂端
mattwang
板主
Rank: 7Rank: 7Rank: 7


UID 130
精華 0
積分 3638
帖子 3246
現金 702 元
存款 2156 元
鮮花 390 朵
閱讀權限 100
註冊 2005-3-25
來自 打狗, 風城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2-5-12 13:26  資料  個人空間  短訊息  加為好友 
繁體化 簡體化
(本文收3 朵)

對生命的尊重

轉自:
http://wlf43.pixnet.net/blog/post/28735857

女兒是在五月底出生的,日子不是孩子挑的,我的婦產科醫生因為六月份要前往分院服務,所以將他所有即將生產的產婦,全部安排五月底的那幾天,到醫院催生。

於是,入院的時候,產婦太多,我躺在醫院的走廊打催生針,經歷了催生針所產生三十個小時的巨痛與生產時那像被輾過般的擠壓,我才聽到孩子宏亮的哭聲。

生完孩子,我依舊躺在病房外的走廊,只用一扇簡單的活動簾隔著,我疲憊的身體無法安心的休息,因為來來往往的人,在我的身邊,不停的穿梭,我躺在簡易的推床上面,渡過我生產後的第一天。

我一直以為就該這樣,安胎的時候、生產的時候,虛弱的人,就只能任人翻過來、翻過去,護士走過來床邊,還搞不清楚現在是打針還是量血壓。

生病的人,或許不該談尊嚴;要靠別人照顧的人,沒有立場說話。

孩子三歲以前受傷了,為了不讓孩子的傷口潰爛,為了孩子受傷後還能洗澡、玩水,我買了一條日本製造的藥膏,那種藥膏抹了之後會在傷口上形成一種薄薄的薄膜,不怕水、更不怕剝落。

只是要讓傷口密封住,傷口就必須消毒過,否則不透氣的傷口反而更容易感染,所以抹了這條藥膏後,傷口會有劇烈的痛,常常讓孩子哭到大叫。

女兒稱它:『痛痛的藥藥。』

常常只要看到我走到藥箱,她人就哭了,從孩子出生就沒打罵過她、沒強迫過她的我,只有吃藥的時候、擦傷口的時候,我會用強制的方法處理,灌藥、將藥膏擠在手上,趁著孩子不注意時候,偷偷的抹在她的傷口,然後用力抱著痛到狂哭的她,不讓她的手去撥開藥膏。

我打著為了孩子好的大旗,理所當然的做著。

即使後來才知道,那小時候狂灌入孩子口中的感冒藥,是造成孩子哮吼的原因,也才知道,我灌的藥有很多正在破壞孩子身體的調節系統。

即使如此,我依舊理所當然的強迫著讓孩子被迫接受我的『為你身體好。』

女兒貢丸團成軍後第二次出遊的時候,我們約在大稻埕碼頭旁的腳踏車出租處,大人們互相的聊天彼此熟悉各自的理念與觀念,孩子們騎著各自的腳踏車,一起在樹陰下的空地遊玩。

忽然一個四歲的孩子小千赤腳踩到了玻璃,腳底開始流血,小千哭紅了眼睛,她的母親抱著她坐在椅子上。

彥彥的媽媽蹲下來看小千的傷口,很正式的跟小千說:『一定很痛吧!這樣的傷口在腳底,走路都會不好走,請問你要用哪樣的方法治療呢?我有OK繃,還可以選圖案喔,小臻媽媽有曼秀雷敦也是一種可以癒合傷口的藥,抹起來會油油的,走路會有一點點不太方便。』

彥彥的媽媽很仔細的說明了兩種治療方法的好壞,也說明了在場的媽媽包裡面各有哪幾種的藥品,更說明傷口癒合的醫學原理。

於是,小千選了用OK繃治療。

選了治療的方法之後,彥彥媽媽讓小千選自己想用的OK繃,拿OK繃跟傷口比大小,又繼續說著:『當OK繃要把妳的傷口封住以前,我可能要先用我的生理食鹽水幫妳沖傷口,讓沙子不在妳的傷口上可以嗎?』

小千點頭後,孩子們圍著彥彥媽媽看她幫小千沖傷口,沖完傷口後說:『沙子不見了,可是食鹽水可以洗沙子不能殺死細菌,我可以幫你塗些藥膏嗎?』,於是在小千的同意下又塗了藥膏。

最後,慎重的貼上OK繃,大功告成。

這時候,在一旁圍觀的孩子們全部都圍著小千,四歲的彥彥指著自己的腳說:『我這裡也是受傷了,我塗藥後,把傷口封住不再流血,現在血小板已經把我的傷口封住了,不會再流血了,等我傷口好了,血小板的蓋子就會掉下來了,妳不用擔心。』

三歲的小臻指著自己的手說:『很久以前我這裡也有受傷喔,妳看現在都好了。』

於是,每個孩子熱絡的談著自己的傷口是怎麼受傷的,又是怎麼治療的。

那時候的我,整個人震撼到無法言語,我三歲四個月的孩子在那一天學會了,傷口是如何靠著血小板癒合、該如何洗傷口、該如何抹藥膏、為什麼要用棉花棒、、,還有治療者對於一個受傷者的尊重。

之後的我,每次到醫院看著很多孩子連被告知都沒有就被媽媽壓著打針,還被罵著:『活該,誰叫你要生病。』,我就很感慨,孩子們無法選擇自己會不會生病,而即使生病,孩子是不是也該有權利知道,我們可以有幾種的治療方式可以選擇,而那些治療的過程,又有哪些手續?

貢丸團成立九個月了,每週三到四次的全天出遊,孩子們有各自的親疏遠近,上個星期,我們一群人在黃昏的自來水博物館奔跑著玩捉迷藏,女兒跌倒大哭,我抱著她一一檢查著她的傷口,所有的孩子看到女兒哭全部都圍過來,一起看著她的傷口,兩邊的膝蓋有很嚴重的挫傷,我告訴孩子:『媽媽抱著妳走回大家放包包的地方敷藥好嗎?』

於是,所有的孩子一轟而散,全部往前狂奔,小臻(3y11m)跟小寶(3y4m)衝過到大人的休息區,大聲的喊:『彈彈受傷了!』,然後孩子們你一句我一句鉅細迷離的告訴大人女兒受傷的經過與傷口情況。

於是,當我走到休息區的時候,所有父母包包上的藥包都已經準備好了,女兒在大家的關注與關心下處理她的傷口。

那時候的我才真的知道,這一次又一次認真的處理每個孩子的傷,給孩子們留下的是對每一個受傷的人,十足的尊重、同理心的分享、如何幫助別人、也懂得如何的處理傷口。

或許這些孩子們以後沒人會從事醫療工作,不過,我看到了他們眼中慢慢燃起的,對生命的尊重、對傷者、弱者的疼惜與尊重。

這也是貢丸團的媽媽們教我的,對生命的尊重,從心開始。


孩子對別人的生命有多尊重,取决於他身邊的大人,對他的生命有多尊重.





往最內心深處觀照,是喜、是悲、是苦、是樂,都在這裡決定!
IT'S ALL YOUR BUSINESS!!!

頂端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20-4-10 04:35

  Discuz! 5.5.0 (Build0326) Powered by OKC © 2004-2018
Processed in 0.064715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舞之心網站 - Archiver